《武大郎答记者问》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27/30/52/4_1.html

武大郎,最近你老婆被西门庆强占,你对此有何评论?”武大郎面色平静地说:“自从娘子事件发生以来,我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众所周知,金莲自古以来就是我老婆,我对金莲有着无可争辩的主权。希望西门先生认清形势,本着武西双方世代友好的大局,尽快无条件释放我老婆。我提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自从武大出访欧洲各国归来,并在<<阳谷日报>>头版头条撰文<<论西洋比萨与中国炊饼之孰是孰非>> 之后,各路记者纷至沓来。把"武氏饼业集团"门前围得水泄不通。而武大则每每总是把欧洲人授予的绿帽子戴出来与人炫耀。还说"这WTO可真是好事情!如今咱这炊饼也走向世界了!" 

    一个女记者挤上前来:您好,武总,我是<<阳谷娱乐报>>的记者。半年前有人拍到您夫人潘金莲女士在大街上和西门药业集团的总裁西门庆先生钩肩搭背的走进了王记茶社。另据偷拍显示,西门庆先生在饮茶其间与金莲女士在桌上眉目传情,在桌下大摸其脚。人称"摸脚门".您对此有何看**

 

    武大一脸茫然的说:"决无此事,我们武氏集团和西门药业集团一直有着正常的贸易往来……."

 

    话没说完另一男性记者挤了过来:您好,武总。我是美国环保总署下设EPA报的记者,请问有人反映您的炊饼集团内部职工食堂有使用地沟油的现象。请问这是否属实?

 

    武大微微一笑道:吃不吃地沟油,吃多少地沟油,以及怎么吃地沟油,应该由我公司人民,依据我们自己的公司情况,来自行决定;任何干涉我司人民,在自己公司内食用地沟油的图谋,都是徒劳的,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您好,我是日本NHK广播电台的记者。"一个身材相当惹火的美女记者挤上前来:"请问您集团与隔壁"大列吧面包集团"的门前三包卫生责任区纠纷事件是怎么处理的。"武大挠挠头说道:"那是我们公司成立之初,一个叫乌兰巴特的临时工老头,不够尽职尽责的行为造成的。我们立刻对相关人员进行批评教育,并予以辞退。"

 

    深圳青年报的记者问道:"请问,前不久有人说您夫人和当年西门庆的一个兄弟关系火热。经常穿着十分暴露的衣服双双出入夜店。是否果有此事?"

 

    武大有些温怒道:"我老婆的内裤是国际名牌’麦克马洪’的,你们有必要知道吗?!"

 

    见武大有些发怒,<<三月风>>杂志记者顿了顿说:"武先生,听说前不久有邻居小孩用弹弓打坏您家小孩的玩具飞机,您当时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一听这话,武大来了精神。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哼!损坏我家孩子的玩具!真是岂有此理!我强烈抗议!我强烈不满!!我强烈愤慨!!!这龟孙,TMD,我让他赔钱!!!"

 

    <<三月风>>杂志记者接着问道:"请问当时赔了多少?"

 

    武大眉飞色舞道:"我TMA要100!这龟孙,讲来讲去只给了3块5毛4分6.哈哈哈!他不给我也不干呐!啊.哈哈哈……

 

    武大还想继续说下去,又一个记者挤了过来:"武先生,前不久西门庆热结的十兄弟之一的韩XX宣称您公司炊饼的制造工艺是来自他家。你夫人潘金莲女士,在不认识您之前就是先认识他的.童年时候韩XX曾在他大姨妈的二舅舅的街坊家见过小金莲,并吻过小金莲的脸颊。您对此事有何看**"我是<<收获>>杂志的记者。

 

    武大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姓韩的我认识他,他就一神经病!他家原来是开私塾的,自己印了几本粗制滥造的教科书就开始乱教孩子。他还说西门家的中药铺是他开的呢,你们信吗?"

 

    <<十月>>杂志的记者递过了话筒:"请问武先生,您自己的弟弟,也就是武松,有人说他恃强凌弱,在您公司的改造建设中强拆民房,殴打村民,这是真的吗?"

 

    武大摇头道:"绝无此事!这是造谣中伤."

 

    路透社的记者问:“请问武先生,最近听说你的老婆被西门庆强占了,你对此有何评论?”

 

    武大面色平静地说:“自从娘子事件发生以来,我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众所周知,金莲自古以来就是我的老婆,我对金莲有着无可争辩的主权。希望西门先生认清形势,本着武西双方世代友好的大局,尽快无条件释放我的老婆,让她回到我的身边。”

 

    新浪网记者问:“西门庆昨天公开表示,潘金莲是他的女人,他有很多证据表明金莲属于他,所以他不认为武西双方在这一问题上有争议,对于你提出的谈判要求,他坚决拒绝。你对此有何看法?”

 

    武大还是温文尔雅地回答:“武西双方都是在阳谷有影响的人,希望西门一方多做一些有利于阳谷局势稳定的事。对于金莲的主权归属问题,西门一方的证据是站不住脚的,武方一贯主张用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本着相互谅解和平相处的原则,我敦促西方尽快回到谈判桌上,妥善地解决武西双方的分歧。”

 

    《人民日报》记者问:“如果西门庆一直拒绝谈判呢?如果他一直拒不归还潘金莲呢?请问武老板会动用武力夺回自己的女人吗?”

 

    武大停顿了一下说:“大家知道,我武植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我们不主张在国际关系问题上动辄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我武大虽然现在是武氏饼业集团总裁,财力雄厚,但我永远不称霸,还要继续韬光养晦。对于你提出的问题,我只能说,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英国之声》记者问:“西门庆明明强占了你的女人,你怎么不立即行动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想过你的老婆此时此刻是什么滋味吗?”

 

    武大仍然平静地说:“我武大从30年前就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目前,武家的经济正在快速健康的发展,GDP增速达10%以上,居世界之首,武家人安居乐业,我们在一心一意谋发展,全心全意促和谐,争取早日建成一个小康之家。处理国际关系中的女人归属问题,我们仍然主张用对话取代对抗,因为和则两利,斗则两伤。”

 

    俄罗斯塔斯社记者问:“我真搞不懂你武大郎,自己的老婆都被人霸占了,还坐在那里TMD一套一套的,玩嘴上把戏。你看看我们俄罗斯男人,谁敢动我们俄罗斯男人的老婆?格鲁吉亚男人稍微有点不轨企图,我们二话不说就狠揍他们一顿,管他们背后有谁撑腰!你看,格鲁吉亚男人现在消停了吧!美国男人也经常居心不良,可我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你敢胡来就和你决一死战!我们俄罗斯的男人比你武大爷们多了!”

 

    武大有点脸红,一时语塞。但此时坐在武大身边一个叫吴贱民的人,对着麦克风眼斜着说:“中国和俄罗斯的国情不同,武总走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男人道路。我在外国当大使多年,深知尊重他人的重要性,武总现在是武氏饼业集团总裁,如果随便和人动武,那人家会想,你武总堂堂总裁,怎么这么没水平啊?所以武总现在不能向外展示实力,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哪怕做乌龟也可以,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

 

    日本《京都时报》记者问:“记得武总在和潘金莲女士结婚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你们感情很好,可后来一帮地痞流氓调戏骚 扰她时,你不但不出手打退他们,居然还和人家谈什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把你女朋友气坏了。那帮地痞流氓见你软弱迂腐,更加肆无忌惮,越来越过分,后来干脆把你女朋友轮 奸了。你得知后,发出了最强烈的抗议和谴责,非要人家赔偿一些钱。那帮地痞流氓就象征性的给了你100块钱,你拿到钱后继续谋发展促和谐了。你女朋友因为此事很后悔当初跟了你,她一气之下跟了那个地痞老大做了他的情妇,现在过着悲惨的三陪女生活。请问你对此有何感想?”

 

    武大眼一瞪说:“无可奉告!”

 

    法国《世界论坛报》记者问:“最近有一个姓越的男人仗着有美国男人撑腰,对你的亲生女儿动手动脚,企图不轨,有几次还大胆摸了她的敏感部位,你为何视而不见且默不作声?而且还要跑到那个男人的家里和美国男人谈判。”

 

    武大眼一闭说:“无可奉告!”

 

    网易一个女记者问:“你堂堂武氏饼业集团总裁,怎么如此窝囊啊?你弟弟那一身盖世武功和冲天豪气,是干什么用的?”

 

    武大手一挥说:“我的发言人吴贱民先生帮我说过了,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

 

    开心网记者问:“听闻武总裁闲暇时也玩偷菜游戏,真的吗?”

 

    武大喜笑颜开:“哦!是有此事。我们要倾听网上民意嘛!须知网络现在是集中民意的地方。”

 

    香港《明报》记者问:“我每天上网,现在网民纷纷要求你立即拿枪去救潘金莲,别再整那些没用的了,你为何视而不见呢?”

 

    武大又脸红语塞。此时那个吴贱民再次出来解围:“群众需要领导干部正确的引导,有些群众因为不明真相,很容易被人误导。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向群众宣传武家的和平外交方针,让所有的热血群众理性对待关于女人归属的国际纠纷。”

 

    《中国国防报》记者问:“说了半天,金莲问题到底要怎么解决?就这样拖下去吗?” 武大起身对大家说:“由于时间原因,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我还要参加一个会议。贱民先生,咱们走!”

 

    中外的记者们一个个叹气,一个个无奈,想起那美丽贤惠的潘金莲还在被西门庆霸占,他们都义愤填膺。其中,所有的中国记者都哭着离开。

此条目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武大郎答记者问》》有 2 条评论

  1. zxsz4085 说:

    回复lianghan1985:嘎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